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我有一座恐怖屋

新世纪娱乐平台网址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9-05-23  作者:我会修空调
 
陈歌的话,让剪刀产生了一丝共鸣。

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性格孤僻,很不合群,唯一的朋友就是自己的哥哥。

在被欺负时,在受到不公正对待时,在痛苦绝望找不到活下去意义的时候,哥哥都会站出来帮他,为他遮风挡雨。

对于剪刀来说,哥哥是一生中最特殊的人,也正因为如此,在哥哥失踪后,他才会不顾一切前来调查。

望着远去的陈歌,剪刀回想起刚才那一幕,自己被医院里的脏东西逼到绝境,他都已经彻底放弃的时候,陈歌出现了。

那个温暖的声音,将他从地狱,拽入天堂。

人生大起大落,剪刀虽然不说,但是心里却十分感激。

碍于身份,他没有开口对陈歌道谢,只能在心里想着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报答对方一次。

表面越冷的人,内心其实可能会越火热,因为他们生命的热度被厚厚的冰壳包裹,只有在外壳被击碎的时候才会流露出自己真实的情感。

轻轻舔了一下嘴唇,剪刀扭头将嘴里的黑狗血吐掉,他跟在陈歌身后,隐约从陈歌身上看到了一丝自己哥哥的影子。

冷静一点,他可能是真的杀人狂,还是不要离得太近比较好,等他遇难了,我再帮他一把。

剪刀对陈歌的看法已经有所改变,他默默跟着陈歌。

发现剪刀变得老实了,陈歌咧嘴偷笑,在他看来剪刀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胆小没关系,有豁出一切的勇气才是最重要的。

喂,我在楼下发现了好几个不同的鞋印,除你之外,应该还有其他乘客在医院里,你之前见过他们?陈歌扭头询问剪刀。

我是一个人进来的。剪刀在心里嘀咕鞋印是什么?他来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不过既然陈歌提到了,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他只好顺着陈歌说道:你说的鞋印我也看到了……对了,我在二楼和那些怪物生死搏杀的时候,曾听到二楼安全通道里有脚步声传来,他们可能朝那个方向跑了。

陈歌点了点头,他盯着剪刀打量了一会。

你在看什么?剪刀有些心虚。

104路公交车上那双红色高跟鞋不见了,我记得你每走一步,都会出现两个脚步声,那东西应该是跟在你身后。陈歌看重剪刀的另一点就在于红色高跟鞋,那双鞋子连笑脸男都有些畏惧,至少是红衣起步。

我进入左边的走廊后,那个声音就消失了,她似乎是察觉到了危险,提前离开了。剪刀抬起手中的剪刀,盯着锋利剪刃:很明显,她畏惧了,胆怯了,害怕了。

陈歌很想捂住剪刀的嘴巴,装逼也要有个限度,真被那高跟鞋听见,剪刀估计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好吧,当我没说,咱们先去找其他乘客吧。陈歌领着剪刀走出房间,医生和醉汉就守在外面,那两人看到满身是血的是剪刀后,都被吓的不敢靠近。

在他们眼中,此时的剪刀完美符合他们心目中变态杀人狂的形象,一身是血,带着病态的笑容,露出享受的神情,似乎痛苦和杀戮能让他产生前所未有的快.感。

总感觉自己掉进了狼窝里。醉汉一个人站在楼梯外围,他脸色苍白,看着鞋底的血迹,有种想吐的感觉,所有人里就他表现的最像正常人。

你刚才独自一人跟鬼怪拼杀了那么久,肯定累坏了,剩下的收尾工作就交给我来好了。陈歌很贴心的给剪刀找了个理由,开始逐个房间搜索。

医院只有三层,不算大,但是陈歌搜查的很仔细,花了半个小时才转了一遍。

他们在二楼安全通道里发现了一家三口的鞋印和一个男孩的鞋子,鞋印沿着安全通道跑到了医院另一边。

那一家三口正好和陈歌错开,从另一边的楼梯跑下,在陈歌破门而入之后,他们偷偷溜了出去。

这几个家伙真不像话,我们是来救他们的,结果他们一声招呼不打,光顾着自己逃命,太自私了。醉汉把自己代入了陈歌的角色,他觉得如果自己是陈歌肯定不会来多管闲事。

不怪他们,因为害怕而逃避,这是人之常情。

你倒是看的很开。醉汉觉得陈歌心态是真的好,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发现陈歌就是个什么都不计较的老好人:要救的人已经走了,我们是不是也该离开了?。

不着急,医院我们大致转了一遍,其中有三个地方值得我们注意。陈歌站在原地回想了一会:二楼左拐的第一个房间,里面有一个日记本,记录了一个患者如何被医院里的鬼魂逼疯,最终变为鬼魂的过程,那应该不是个例。

陈歌当然知道不是个例,那个双腿裹着石膏、眼睛被戳瞎一只,模样凄惨的鬼魂此时正在闫大年的漫画册当中。

他在剪刀的指引下,一进入房间就直奔衣柜,很快就找到了寄居在日记本上的鬼魂。

可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醉汉总觉得这医院里阴气森森,要比之前呆过的狗舍还要危险。

病人玩了捉迷藏游戏,死后会被永远留在医院里,成为游戏的一部分,可你们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捉迷藏这个游戏的第一个发起者是谁?陈歌看向其他乘客:总会有第一个提出玩游戏的人,接着才会不断有患者被留下。

见其他几位乘客面面相觑,似乎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陈歌彻底放弃询问他们了,双方思考问题的角度完全不同,这是认知层面上的差异。

刚才我说医院里有三个地方值得注意,日记本所在的房间是第一个需要注意的地方,第二个要注意的地方是档案室,刚才我随便翻了一下关于出事病室的资料,发现了很奇怪的一点,凡是住在日记本所在病室的病人最后下场都很不好,那间病室也因此被护士和医生称为需要避开的201。

陈歌没有在乎其他几人的反应,自顾自的说道:档案上记录的很清楚,201病室第一次出事是在五年前,巧的是就在那一年这所私人医院里接收了一位从其他医院转过来的病人。

他从背包里取出一份档案,上面满是污迹,大部分内容都看不清楚了,病患以前救治的医院名称也被遮挡,只能隐约看到一个海字

这个医院的名字你熟悉吗?

陈歌望向烧伤科医生,对方摇了摇头:只有一个字,太难分辨了。

上次我们坐104路车过来,车上有几个穿着病号服的女病人,你还记得吗?陈歌盯着医生。

有印象。在陈歌的提醒下,医生想了起来:她们病号服上的医院名字里似乎也带有一个海字。

没错。陈歌第一次看到那些女病人的时候,怀疑她们和九江东郊另一个四星级试炼任务被诅咒的医院有关,现在201病房之所以会出现异常,正是因为在五年前接收了一个疑似被诅咒医院的患者,也就是说捉迷藏可能就是那个四星恐怖场景里某种诅咒的延续。

这个发现对别人来说没什么,但是对陈歌却很关键,四星场景和三星场景完全是两个层面,任何一点有用的线索都非常重要。

可就算知道与那个医院有关,这对我们从荔湾镇逃出去也没有任何帮助啊。醉汉很实在,他只想着能活着离开。

看完这个你再说吧。陈歌将档案翻到最后,里面记录了转院病人资料。

那个转院过来的病人是个六岁半的孩子,医生诊断的结果是患有狂犬病,发病的时候需要被固定在病床上,他会痛苦的尖叫,将自己身体弄得变形。

就算清醒的时候,那个孩子也表现的很不正常,经常会说些奇怪的话,比如告诉身边的所有人自己正在被一个很恐怖的东西追赶,绝对不能让对方找到,一定要藏好。

如果仅仅如此,医生也不会专门将他的诊断结果单独存放。

在男孩死后,恐怖的事情开始出现了。

先是男孩的尸体在医院太平间失踪,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紧接着就是值夜班的护士经常看到医院走廊上有孩子在跑动,打印的文件里会莫名其妙出现来找我啊之类的字样。

这件事一开始没有得到重视,直到有一名护工死在了医院太平间里,没人知道他为什么半夜去太平街,警察只是在尸体背部看到了一张病例单,这病历单上歪歪斜斜写着几个字来找我啊。

自护工死亡后,医院里开始流转一个怪谈,只要后背上被过那张纸的人,都要去和那个孩子玩捉迷藏。

消息应该是被封锁了,档案上没有讲医院方面采取了什么对策,所有和男孩有关的信息只有这些。

合上档案,陈歌目光扫过其他几个乘客:你们当中应该有人被贴过,如果不破除诅咒,就算离开了荔湾镇,以后处境也会很危险。

那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剪刀慌了,他清楚记得自己后背被贴过。

现在我们就去第三个值得注意的地方太平间,护工是在那里死亡的,男孩的尸体也是在那里消失了,我们应该能在那里有所收获。陈歌摸了摸白猫的脑袋,提着碎颅锤在前面开路,整个医院里他只找到了两个残魂,这让他有些失望。

可如果我们在太平间里也没有找到破除诅咒的方法……剪刀脸色微变,他有点装不下去了。

生死攸关,我建议到时候大家聚在一起,先看看情况。陈歌随口对剪刀说道:我住在西郊新世纪乐园,你到时候可以来找我,大家互相有个照应。

剪刀轻轻点头,默念陈歌说的地址,将其记在了心中。

好了,现在咱们就过去看看吧。几人来到一楼,进入医院右侧安全通道里。

太平间在地下一层,陈歌带领其他乘客来到太平间门口时,他突然停了下来。

门上的锁头掉落在地,铁门半开着,好像有什么东西刚刚进去过。

医院太平间平时门都是锁着的。医生低声对陈歌说道:里面有东西,小心点。

恩,你们跟紧我。被血雾笼罩的建筑里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陈歌不想其他人发生意外,所以只能让他们一直跟着自己。

推开铁门,阴寒的气息瞬间从四面八方涌来,陈歌左右扫视将太平间的布置记在脑海当中,他寻思着以后自己设计场景时说不定能够用到。

哥,没必要这么拼吧?醉汉这是第一次进入医院太平间,他死死抓着旁边医生的手臂。

想要破解诅咒,就不要害怕。陈歌曾在地下尸库里呆了一个晚上,太平间对他来说只是小场面。

独自朝里面走去,陈歌发现这地方似乎刚刚发生过一场混战,很多停放尸体的铁床被掀翻,地上胡乱扔着一些白布。

这是什么?陈歌突然发现某几张白布上残留有血迹,他将白布抖开,上面是一个血红色的人形轮廓。

看大小像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陈歌对着白布比划了一下:似乎是有人将这个孩子直接砸在了白布上,然后留下了这么一个血色轮廓,会是谁干的?这个疑似从诅咒医院里逃出来的男孩,应该就是这家私人医院里最恐怖的存在,捉迷藏游戏的源头,他竟然会被人轻易虐打?

又找了一会,陈歌在白布上发现了一个奇怪的血色鞋印,这好像是高跟鞋留下的。

红色高跟鞋没有跟随剪刀,而是跑进了太平间?她直接解决掉了医院里的男孩?陈歌走到太平间最里面,他看见某扇换气的窗户被打碎,窗框四周还有很多正在蠕动的粘稠血丝:她们从这里离开了?

陈歌看着破裂的窗户,他发现自己严重低估了红色高跟鞋的实力,对方能追着男孩打,就算在红衣当中应该也是比较强的。

可惜啊,我来晚了一步,只找到了两个残念。希望高跟鞋不要把男孩给弄死,我还指望着从他嘴里弄出一些关于四星恐怖场景的信息。

猜你喜欢:

上一章  |  我有一座恐怖屋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我有一座恐怖屋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chanlego.com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